网站公告:
乐橙app下载-乐橙国际平台
全国服务热线:
  • 租车资讯
    “北汽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红?<
    时间:2019-08-15
     

    /uploads/allimg/190810/20190810020422bf2li0iezt0353630.jpg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是民族英雄岳飞在《满江红》里曾抒发过的豪情壮志,在古代因地理位置特殊,贺兰山便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诗词里的铁血军山。

    几百年后,北汽集团携全家族成员选择在贺兰山发起一场挑战大会,从身穿红色制服的欢庆锣鼓,纷飞舞动的五彩钹带,到身穿红色队服的“北汽大家庭”,甚至是鲜有穿红色T恤的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慷慨激昂的演讲,无一例外的透露着一种“北汽红”。

    与其说这是一场斗志昂扬的贺兰山挑战大会,不如说这是一场北汽集团上半年深层次的年中总结和下半年的战略交流会。

    而这种“北汽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红?“北汽红”背后又透露着北汽怎样的战略卓见呢?

    销量、利润双双“飘红”

    2019年上半年,诸多品牌力图在寒冬中激发创造出一丝“温暖”的火花,但激烈的车市竞争猝不及防,不少能够守住下滑防线的品牌就已经感到很知足了。

    /uploads/allimg/190810/20190810020423g2hdxgrjfei353637.jpg

    而北汽集团却成为寒冬中那个守住下滑防线并逆势上扬的“异类”,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北汽集团实现整车销量110.9 万辆,增速超出行业平均水平4.6%;其中北汽新能源上半年累计销量为6.5辆,同比增长21.57%;北汽越野车销量2.1万辆,同比增长61%。市场占有率同比提升0.4%,稳居行业第四;营业收入达2464.5亿元,同比增长6.0%,利润总额同比增长4.4%。

    尽管上半年取得的成绩斐然,但似乎也并不代表没有危机,据最新《财富》世界500强排名来看,北汽集团排名第129位,与2018年的第124位有所下降。对此,徐和谊非常坦诚地说:“相比2018年,我们在世界500强中的排名略有下降,从去年到今年,全国市场都是负增长,我们也是负增长,但上半年跑赢了大盘,我们的增速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4.6%。“

    在他看来,世界500强排名仅限于销售数据,而非效益数据,因此与世界500强排名不一致的是北汽集团虽然增速放缓,但是销售收入增长和利润增长的数字,远超过销量的增长。

    那么为何大环境下行的背景下,北汽集团的收入和利润还能增长?

    /uploads/allimg/190810/20190810020423xhvbhibyygj353642.jpg

    事实上,在北汽大家族中,除了整车业务之外,北汽鹏龙、华夏出行、海纳川公司等业务板块也都是整车大集团的重要的业务贡献主力。据徐和谊介绍道,“北汽所有的服务、销售和售后的相关业务板块都在北汽鹏龙,目前规模已超过500亿的年销售收入,效益非常可观,正试图打通资本市场将其推向上市;华夏出行也经过一年半发展,内部的一半的业务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盈利;而北汽集团所有的零部件业务都在海纳川公司,马上突破一千亿的规模。”

    看似这些业务板块虽然规模上不算特别庞大,但是在效益和质量方面就足以成为北汽集团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足以见得,是“成绩红”衬托了“北汽红”,“北汽红”的背后是整个大家族各个业务板块的全力奔跑才有的结果。

    “北戴合”共造中国“红”

    古人云,"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如若要说万世或许太长,而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是一家企业的领导人所必备的素质,就像闪电走在雷鸣前,思想必须走在行动前。

    而徐和谊早在六年前就已经开始谋篇布局“北戴合”,六年风云变幻,终于在7月23日尘埃落定,北汽夙愿以偿。

    /uploads/allimg/190810/20190810020423pto4dvqmnuw353646.jpg

    对于入股戴姆勒之所以用了近6年时间,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徐和谊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北汽集团是国企,之前没有相关经验,所以过程需要走得慎重一些;二是,在这个时间点投资戴姆勒股份价格合适,此时是戴姆勒股价5年来的最低点,可以说相当划算。”

    事实上,早在六年前徐和谊便预测到取消外资股权的限制是早晚的事儿,而如今开放时间点定了,并不会影响原来北汽与戴姆勒的整个合作构架。在徐和谊看来,“双方此次深化合作的最大意义就是这一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只在制造环节上谈的50:50股比,真正在资本层面双方紧密联手。”

    显然,徐和谊的这种与戴姆勒深谋远虑的“合”,已经循序渐进地开始了,据介绍,近日北汽集团建成了中国目前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实验中心,实验中心有88个实验室,其中有一个大的实验室就是北汽新能源和戴姆勒共同组建的,主要围绕着新能源电池建立了一个大型测试中心。

    而北汽与戴姆勒不仅仅在资本层面上形成构架,对于未来的合作,徐和谊坦言,“不要仅仅关注于在制造层面的股份占比多少,那意义就太窄了,北汽和戴姆勒未来的合作会是一种持久的、良性的,并且盘子越做越大的这样一种合作格局,而不是简单的股比调整。”

    戴姆勒作为汽车发明者,与北汽交叉持股,中国品牌之于“汽车发明者”,这种意义与民族自豪感,既是“北汽红”也是一种“中国红”。

    徐和谊求变描绘 “北京红”

    /uploads/allimg/190810/201908100204244fa0jb1xcnk353652.jpg

    北汽既不像上汽拥有手握大众和通用两大顶级的合资品牌的底气,也不像吉利拥有如今公认的自主老大的称号,但他身上却有着属于北汽自己的独特之处。

    首先是其特殊的历史背景,生在皇城根下,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经历了60年的车市风云变幻,虽称不上沧海桑田,但对于历史并不长远的中国汽车工业而言,总归是几经沧桑,已然成为北京城里的“金字招牌”,是如今北京唯一的实体经济支柱。

    其次是站在这个庞大的汽车企业前面的掌舵者徐和谊,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从骨子里就有一种老北京人身上倔强不服输的劲儿头,从曾经的文艺青年到技术人才,再到如今外界赋予给徐和谊的“光荣称号”,工程师、博士、董事长……等等,似乎徐和谊与北汽也早已成为紧紧粘合在一起的“生命共同体”。

    而北汽集团也几乎目睹了整个中国汽车行业发展的艰难困苦,见证了从小做到大的全过程。同时,北汽集团也经常深陷传统老套、缺乏创新、效率低等各种舆论的争议中,但笔者从北汽身上却看到了北京人独有的那种“局气”,它仗义、倔强、不服输,“做自主”也始终成为北京汽车扎根内心的一种信念,不断的求变求新,寻找出路。

    /uploads/allimg/190810/201908100204240fpripqw0h5353655.jpg

    因此,北汽集团的“自主混改”一直在稳步推进,随着今年1月份威旺并入昌河、北汽越野独立,如今北汽集团旗下的自主乘用车品牌分为四大板块:北京汽车(绅宝品牌)、北京越野、北汽新能源(包括Acrfox和Lite品牌)、昌河和威旺品牌。

    此外,北汽新能源的发展也已由1.0时代进阶到2.0时代,除了智能网联产品的不断升级换代之外,徐和谊表示,“北汽集团将推进全面新能源化战略的实施,以纯电、混动和燃料电池三线并举,纯电以北汽新能源为主,混动以北汽越野车为主,燃料电池主要是福田商用车,并且现在北汽福田的燃料电池商用车应该是排在全国头把交椅。三个业务板块各有侧重,形成三线并举的发展局面。”

    /uploads/allimg/190810/20190810020425ktkcf5x0hbv353661.jpg

    诚然,这些年北汽集团也在求变的路上不断的摸索中,而如今当汽车市场急转直下,中国的汽车产业急需破冰,有着几十年的汽车行业经验的徐和谊笃定认为“企业应该借助调整期,该补短板的补短板,该打基础的打基础,围绕着转型抓好时机,去迎接下一轮的发展!”

    尽管在外界看来,北汽集团是一家国企,但如今看来,它似乎既不像国企,又不像民企,更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不断的变来变去,却总能“墙上找缝”,寻找新的出路。

    “不要在量上、在规模上再玩命冲,把眼睛全都盯在整车上,我觉得需要引申一些思考,在巩固、稳固整车业务的同时要开拓新的市场,特别是适应整个市场的变化、消费的变化。”徐和谊嘴边一直强调的“变化”,又何尝不是一种“北汽红”呢?